文/乔一摘自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


psb.webp.jpg

01
有阵子我睡眠不太好,总失眠,F君得知小时候爸妈没给我讲过睡前故事,居然主动要求每晚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,难得他会做这么浪漫的事,我十分感动。
第一天讲的是《豌豆公主》,第二天是《拇指姑娘》,第三天要念《人鱼公主》,他没耐心了,磨磨蹭蹭窝在沙发上看球赛。我说男人要言而有信,他想了想坐下来,拿起书正儿八经地念:“从前有条美人鱼,她喜欢呆在海里哪都不去,就这样幸福快乐的过完了一生,完。”
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02
我要出差,走前抱着他哭:“爱妃,朕此番御驾亲征不知何时才能归来快起来给朕爱的一个吻!”
他在床上懒洋洋地翻个身,眼睛都没睁:“别演了,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“哦。”
我悻悻爬下床,提箱子准备走。
“皇上还在吗?”他突然问。
“在在在!”我屁颠屁颠跑回去。
“顺便把垃圾带下去。”他说。
03
我跟F君说:“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俩性别错位了。”
“哦?”
“真的,跟你比起来,我简直是个爷们儿。”
“何以见得?”
“你自己回想一下,我们俩谁生气次数比较多?”
“我。”
“这说明什么?”
“说明你经常做错事。”
“屁!证明你小气。”
有一回我俩吵架,吵完我给朋友打电话,气愤填膺地说:“这次他真的太过分了!他说完那句话,顿时我的血啊蹭蹭往脑门上冲,差点被气疯。”
朋友立刻问:“那他到底说了啥?!”
“他说……”我拿着电话想了好半天,
“靠!我忘了。”
朋友骂我,“你不是大气,你丫是健忘!”
我吸取经验教训,第二次他还和我吵,我大喊:“先等等!”
迅速拿出手机,打开语音备忘录,把话筒对准他。
“好了,继续!”他愣住,噗呲一声笑了。
04
读书那会儿他特拽,不爱说话,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死样子,那时他在我眼里只是个爱装逼的静音冰箱,我们谁也没看上谁。
我们学校是省重点,一切唯成绩论,规定座位必须按成绩排,我们班主任又相当注重仪式感,每个学期一开始我们都要在走廊上排队,班主任拿着排名表从上到下喊,被喊到的才能进去选座位。
这种体验太不好了,我觉得这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不人道的一项的发明。F同学永远第一个进去,但他不坐第一排,他喜欢第四排靠窗的座位,视野开阔,方便他装逼,而且仗着老师喜欢他,他一直一个人坐。
当时我们班一个不爱洗头的男文青喜欢我,热情洋溢地给我写情诗,关键是他长得像安嘉和,我特怕他,总脑补他追求不成愤然揍我,那次正好排到我跟他同桌,我吓得都想跳楼了。
全班都选好座位了,只有我还傻站着,我灵机一动提着书包逃到唯一一个空座——F同学旁边坐下来。我记得他当时塞着耳机在听歌,回头看我一眼,什么话都不说,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我。
“周杰伦吗?”我尴尬万分地跟他搭讪。
F同学啪一下打开CD机,换碟,重新带上耳机,冷冷地说:“The Beatles。”
他没有赶我走,我们就这样成了同桌。
后来回忆起这一段,我特愤愤不平,问他:“你拽什么呢?”
“对不起,”他十分抱歉地说,“毕竟当时不知道坐下来的是我老婆。”
05
他数学特好,考试的时候我老偷偷摸摸抄他的选择题。
他做题超快,半个小时搞定,然后就托着腮看窗外发呆,我就一边抄一边安慰自己,施比受更有福,我不是作弊,我是在帮F同学积攒幸福的资本。
通常流程是这样的:(我偷偷瞟一眼)ACBCD,BCAAD,好,记住了。
(埋头写)等等,最后一个是B还是D?没看清楚。
再偷看一眼,发现某人居然把卷子折起来了!
抬头,他正一声不吭,满脸鄙视地瞪我。
我干笑两声缩回去,努力回想究竟是B还是D,死活都想不起来。
然后就听到他冷冷地说:“是D。”
……
他冷笑:“抄都不会,蠢死算了。”
我忍辱负重地假装没听见。
06
我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,他说不记得了。
其实我也不记得了,就记得因为他,我居然开始喜欢上学了,早上会假装多买了一份早餐顺手给他,经常“不小心”发错短信到他手机上,每天出门都要试好几套衣服,并十二万分的在意自己的刘海。
无论在操场上有多少人,我都能一眼找到他。新学期重新排座,我们分开了,我躲在厕所里偷偷哭,当天回家写了两千字的日记,边哭边写,眼泪吧嗒吧嗒打湿在纸上,我妈以为我在检讨自己没考好,还给我煮了碗醪糟鸡蛋,我吃饱了继续哭。
我们每隔两周会去实验室上化学课,实验室的座位是按最初的位子排的,只有在实验室,我才可以跟他坐在一起。有一回学校发调查表,让我们填最喜欢的老师,最喜欢的科目什么的,匿名的。
别人都写的数学语文英语,只有我偷偷写了化学实验。
课间我去办公室,班长在旁边统计调查表,他说写英语的最多。
然后他说,居然还有两个人写的是化学实验课。两个?!
他点点头,“对啊,两个。”
我记得当时的心情,仿佛心里藏了个烟花,“嘭”一下炸开了。
07
高二文理分班,他读理,我读文,分开前全班都忙着写同学录。
写同学录这件事其实是非常暧昧的,说不出口的话可以写下来,我们班有几对都在同学录里表白然后在一起了。
我也买了同学录,让全班都写了,最后才顺理成章地把同学录放到F同学面前。

他起初还不乐意,说无聊,我软磨硬泡他才松口,说:“放我这儿吧,我有空写。”
但是,他永远没空,一直到学期都快结束了,他才想起来把同学录还给我。
我期待万分地打开,这家伙的留言只有八个大字——好好学习,不要懒惰。
我差点被他气死。
后来我才知道,这家伙真的太有心机了,我的同学录在他那儿,我就不得不经常主动去找他,而他慢悠悠地把我同学录里所有男生的留言都看了一遍,确定没有奸情才放心,最后大笔一挥,随便写几个字交差。
08
后来我们毕业,他出国读书,我们两个不懂事的小孩为一点小事绝交了,忍了四年没联系。
有一年放假他回来,班长组织同学会,他来了,人群里我一眼就看到他,特别奇怪,我们四年没见,KTV里灯光那么暗,人那么多,他也没有坐在最中间,但我进门第一眼就能看到他。他抬头,与我对视了几秒,然后漠然地转移了视线,完全没有要和我打招呼的意思。
因为没有空位,我只好悻悻地坐到点歌机旁边,低头点歌假装自己很忙。他坐在隔我两个人的位置。
自打他出现后,我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了,心里乱作一团。我得给自己找点事做,假装自己不是很在乎他的存在。正好桌上有听可乐,我看到救星似的拿起来,抠了两下没拉开,只好尴尬地默默放回去。
谁知我刚放下,那罐可乐就被人重新拿起来,啪一声打开了。
是他。
他一边神色自如地把可乐打开,放到我面前,一边侧着头跟旁边的人说话,整个过程甚至都没看我一眼。
我突然很想哭。
09
有一回我问他:“有没有某件事情,你很确信你可以做到,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?”
他毫不犹豫地说:“有啊,很多。”
我说:“我跟你相反,我从来没有这种自信,对很多事情都没把握。”
他想了想,低头说:“那你现在记住,有一件事你可以确定——我永远是你的。”
他语气淡淡的。
10
毕业后他去了北京,我在长沙,工作了一年,我决定辞职。
我领导拉我去训话:“你犯什么浑?”“我没犯浑。”
“你去北京干吗?”
“我年轻,我要去首都开拓更广阔的天地。”
“你放屁。”他骂我。
我只好说实话:“读书的时候有个特别好的男生喜欢我,我觉得人不能太自私,他为我走了九十九步,我也应该为他走一步。”
他不客气地问:“没这男的你会死吗?”
“死倒不至于,但肯定会遗憾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有人值得我拼命去珍惜,我不想再失去他。”
他便不再说话,闷头抽烟,我就记得他在那个烟雾缭绕的房间里冲我挥了挥手,说:“滚吧,后悔了再回来。”
11
以前我问过他什么事情是很有把握一定能做到的。
后来他跟我说,他确信的事情之一,是我们一定会在一起。
但他没想到的是,我会主动来北京找他。
当时我没告诉他我辞职了,主要是觉得突然跑去跟人家说“我为了你辞职来北漂”实在是……很丢人。
到了北京安顿下来我才给他打了电话,他以为我是过来出差的,约好周末见面。
我在网上找的房子,来北京的当晚就住了进去,那时候年纪小,租房没什么经验,根本就没想过要看房产证什么的。
后来我才知道,租房子给我的是二房东,他见钱眼开,为了多收房租,瞒着房主私自给房子打了隔断。
我在那儿只住了两天,房主就找上门了。
那房子里住了六家人,房东二话不说要我们搬家,否则就报警。
真是被赶出来的,凌晨十二点,拖着两大箱行李站在大马路上,傻了,不知道去哪。
只好给他打电话,他风尘仆仆地赶来,看到拖着行李落魄至极的我,居然生气了。
“你怎么会跑去租房子?”他质问我。
我才跟他说了实话。
“我辞职了。”
“什么时候?”
“上星期。”
“为什么要辞职?”
“就是……不想干了呗。”
“你要留在北京?”
“恩。”“
有什么打算吗?”我摇头。
“有心仪的工作吗?有没有投简历?以前的领导能不能帮你引荐?”
他是个超级理性的人,做一件事情之前会考虑好planA、planB、planC,计划周详,跟我完全不一样。
我傻愣愣地摇头说什么都没有,他突然就怒了:“那你跑来做什么?!你都不会为自己打算吗?好好的工作说不要就不要,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这么任性,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啊?”
我被他骂急了脱口而出,“想你啊!不然我干吗要来!”
说完我愣了,他也愣了。
太尴尬了,我得给自己找台阶下,拖着行李就走,“反正我打定主意要留下来,工作我会找,用不着你担心。” 他追上来,一把抢过我的箱子,一声不吭地走到路边打车。
我正气着呢,跟上去一看突然就乐了。
“F同学,你是脸红了吗?”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他别过脸闷闷地说。
12
就这样,我们结婚三年了。
作者简介:乔一,不是作家,是平淡生活的记录者。新浪微博@公子乔一,其新书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,这个暖萌小故事连续7个月纸质+电子调查表人气NO.1。

声明:TIL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[ZH]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文/乔一摘自《我不喜欢这世界,我只喜欢你》


Life is very interesting. In the end, some of your greatest pains become your greatest strength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