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以为的顿悟,其实是别人的基本功


我身边有非常多优秀的朋友,都是在他们各自领域的翘楚,我常常死皮赖脸地去向他们求教。

聊的过程中,他有时说出一句可能他自己都认为平淡无奇的话,但是我突然之间有种醍醐灌顶的通透感,惊呼:原来如此!

他的“平淡无奇”,和我的“醍醐灌顶”,是种鲜明的对比。这在他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东西,其实是他的基本功。而我就算醍醐灌顶了,估计也做不到。

01

有次和朋友一起吃午饭,吃完后一人拿来饭后水果,是橙子。朋友突然来了兴致,随手拿起几个橙子,抛向空中。三个橙子就像杂技一样,在他的两只手中抛起落下。我很羡慕,就问,来来来,教教我,这是怎么做到的?

他说,这其实很简单啊。你记住,永远有一个橙子在空中,两个在手上。一但空中那个到了顶点开始往下落,你就把左手的抛向天空,然后右手呢,就把橙子交给左手,准备接住正在落下的那个橙子就可以了。

他说得如此“平淡无奇”,而我突然之间“醍醐灌顶”,啊,原来就这么简单啊,关键,就是判断空中那个橙子开始下落的那个时间点!

但是这件事过去至少已经有 10 年的时间了。我到今天,依然不会抛橙子。

抛橙子的技巧,是少林寺扫地僧手上的秘籍,可是真能抛起来,就是站桩、马步、打铜人阵。20 年苦修,一天不能省。

02

我还有一些朋友,有时会突然惊喜若狂地告诉我,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,发明了一套理论。

我问是啥,他兴致勃勃地讲给我听,很多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新概念。我问他这个概念是你发明的吗?能不能解释一下,是什么意思?于是,他又开始用更多新的概念,再去解释刚才那个概念。

他发明了一整套,和今天的学术体系完全不交叉的理论。听完后,我问他,你有没有读过一本书,叫做《组织行为学》?去找来看看吧。他真去找来看了,看完后,垂头丧气。

他发明的这套理论,其实在《组织行为学》中早有表述了,用严密得多的语言体系,精妙得多的逻辑框架,并有很多别人实践的经验和教训。这些经验教训,甚至不少发生在他出生之前。

他顿悟出来的东西,其实是别人的基本功。

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?杨绛先生有一句话深得我心:你的问题,主要是读书不多,而想得太多。

03

只琢磨,不学习,就会成为知识界的“民科”,不断重新发明轮子,形状不同,大小不一,勉强能跑,但终究承载不了集装箱卡车,成不了大事。

好好学习。企业家们,创业者们,应该打下扎实的“管理科学”的基础,再谈“管理艺术”。

英语里有一句话:Black belt is a beginner(黑带只是初学者)。黑带(空手道的最高级别)也仅仅是一个初学者。先练到黑带,才有资格说:武术,是门艺术。

所以,所谓的顿悟,是学遍古今之后的豁然开朗,是苦练十载之后的无招胜有招。顿悟就是骑车,摔了无数次之后,最后突然控制住平衡的那一刻。

基本功,是顿悟不出来的。

克劳塞维茨在《战争论》中说,
“天才会超越现有规则”。
天才的本事在于——
能看到一种隐秘的力量,
在现有的规则、套路的缝隙中浩荡川流。
但是,
没有这些规则、套路,
天才也无异于瞎子。

声明:TIL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[ZH]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你以为的顿悟,其实是别人的基本功


Life is very interesting. In the end, some of your greatest pains become your greatest strengths.